你的位置:陕西净之界工程科技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把老板整抑郁的街机游戏,多少机器被破坏得面目全非

街机游戏厅的按键和摇杆无论质量有多好,都是最容易坏掉的,玩家都喜欢胡乱操作。

玩街机游戏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呢?刚刚投币进去,发现摇杆有一点不灵,甚至某个按键已经失去了反应。这时候老板走过来看看,发现只要勉强可以玩,他就不会赔币:“没事,将就玩吧!一会我再来修。”

要是玩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不灵了,老板会根据你玩的进度考虑是否赔币。如果是在一二关的话,多半要赔。当然了也有一些老板对游戏不熟悉,玩家就算是玩到最后一关一样可以得到赔偿。

要是按键直接影响到游戏无法继续的话,老板就会直接赔一个币。小型游戏厅就是如此,对于“顾客”还是比较上心的,毕竟附近还是有竞争的。你要是不赔下次就不来了,除非你有的游戏别人没有。

“摇杆”是最容易被掰下来的,一般情况下就是“方向舵”被摇了下来,这玩意是螺丝扣,无法永久固定,毕竟操作的人太多了。

当我们玩得兴起的时候,一不小心就将“方向舵”甩掉了,结果手忙脚乱拧上的这段时间被杂兵消灭了。

在游戏厅分辨这个玩家是高手还是新手,只需要听听他按键的声音就知道了。

毕竟高手玩家对于摇杆和按键的操控已经驾轻就熟,而新手玩家常常手忙脚乱发出很大动静,甚至连老板都被惊动。

那时候老板最烦见到的就是《三国志》的奖励关,吃包子。一个玩家倒还好说,动静不大,要是三个人一起玩的话,感觉机器都要被抬起来了。

更有甚者会让一边的朋友帮忙,一个人负责摇摇杆,一个人负责按键。2个人一起操作,就看着机器东晃一下西晃一下。

而此时老板的心都在滴血啊!

吃包子到底有什么好处呢?仅仅只有几万分而已,也就是相当于吃到一个加分道具、或者乳猪、烤鸭的分数而已。对于奖命也没有多大帮助,完全没必要的。

而类似的游戏还有不少,像是《惩罚者》摇红人、《威虎战机》摇炸弹,都需要不停地折磨摇杆才能达到的效果,真不知道游戏为什么会有这个设定。

就是这些游戏破坏了不知道多少台机器。

摇杆和按键的极限操作,发出来的声音完全是不同的。摇杆容易带动机器本身,只要力气大了就会晃动。而按键则是直接出现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,当年很多菜鸡玩家就喜欢不停拍打按键。

街机游戏一般都没有连射键,玩家每一次攻击都必须点击按键。清版过关游戏中的按键速度,会直接影响玩家的技术。

在类似《恐龙快打》《三国志》之类的游戏中,只要你按键攻击键就能打出连段套路,但要是打BOSS的时候按键速度没有提升起来,是有可能被打断并反击的。

连死BOSS的诀窍:手速快

因此我们在游戏厅那会看到的大神按键速度一般都是超越常人的,按键速度快、反应快就是高手的基本操作。

手速只要够快,很多BOSS都是可以堵死在角落中的。像是《恐龙快打》二关、四关、六关BOSS场景。只要你点击速度快,基本上就可以万无一失。当然了,最好是使用小黄帽,速度快,攻击距离远不会被反击。

但即使按键速度够快,声音也是可以控制的,因此上面我们说听声音就知道是不是高手了。

游戏厅时期最破坏机器的游戏,大多和“百裂”有关,所谓的百裂,就是类似春丽、本田、柳生十兵卫连续按键就会出现的招式。

要是人物刚好是靠这一招吃饭的话,那按键经常都会坏掉。

平A就能出的招式一般都可以持续很久,而且即使挡下来也会掉血。因此无论是格斗游戏还是过关游戏中都是比较常见的。

但如果想要达到最佳的效果的话,那按键的急速拍打是绝对不能避免的。加上人物比较热门,那这款游戏的按键估计每天都要维修好几次吧!

东丈的连续攻击,陈国汉的转球都可以通过连续点击不停攻击。高手们自然驾轻就熟了,而那些菜鸡玩家就只会平A,然后能量满了之后就开始搓招。

《真侍魂》莱锡路的大炮应该是使用最多的,就靠这一招就可以通关了。但这需要极致的手速啊!于是,只要我们老远听到真侍魂这边啪啪啪响就知道,又有人选用莱锡路了。

莱锡路:“我打炮的时候,周围的所有人都会被惊动!”

光头屠夫:干嘛将我拉进来?

凑个数嘛!

多年后我们在模拟器上面玩,突然发现自己的技术提升了不少,以前无法通关的游戏现在可以通关了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其实有两个原因:连射键降低了速度;游戏难度默认而并非最好难度。

实话实说,当年使用没有连射按键的红白机游戏机时,你玩坏了几个手柄?

那时候的手柄质量即使再好,也经不住连续点击的折腾啊!一直到了后期有了连射按键之后,才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。(就是学习机的稳压器容易发烫,必须玩一段时间就休息,要不然就会被烧毁。)

“没有丢过自行车的童年是不完整的!”或许这种感悟只有708090后的小伙伴才知道的吧!

在九十年代街机游戏盛行的时候,多少玩家因为痴迷玩街机游戏而丢了自行车。

上学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,只是那时候的锁都没有什么技术含量,小偷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打开。玩家们家里都不富裕,要是为了玩游戏丢了自行车,回家都不知道如何面对父母,那种绝望的心情,你懂,我懂。